热门标签

HOT

程子恬:成全 成全他人

| g43

作者:程子恬

  谨以此文此文献给世上所有心存真爱的人们!

  在大量证据面前,姗姗不得不相信她母亲已然外遇的事实,而更滑稽的是母亲外遇的对象竟是其父的好友,这种玩笑来得不是时候,那时的她正备战高考。

  姗姗很纠结,她不知道是否该将事情的真相告诉父亲,也不知该不该向母亲摊牌,她的家庭在外人看来是那么的完整与幸福,她不忍破坏这美好的一切,于是她陷入了无法自拔的痛苦之中,她偷偷的哭过好多次,她恨透了那个被其亲切称呼了好多年的“叔叔”,她第一次觉得这个世界是那么的肮脏与不堪,或许她不该天真的以为这世界上还会有什么真爱,渐渐的,姗姗麻木了自己的内心,她硬生生的把发生在其眼皮底下的荒唐婚外情从记忆深处抹杀,她唯一的念头是考个好大学,离开这个伤心的地方,渐渐的,她遗忘了这一切,把对世事的憎恨转化为力量,积极投身于高考的厮杀战中,高三的最后一个学期,姗姗回家的次数越来越少,她的母亲依旧和情人联络,她的父亲依旧被蒙在鼓里。有一次,姗姗下晚自习回家取书,在经过其母房间时看到昏黄的灯光里母亲正对着镜子轻轻叹息,镜中的母亲容颜已然老去,忽的她觉得,其实,母亲是寂寞的,父亲长年累月的忙碌工作让她们母女俩早早的就相依为命,那一刻她似乎读懂了母亲的内心,就算只是一点点,而也就在那一刻她决定一辈子死守这个秘密,就算是感激母亲多年来对自己的养育与陪伴。日子流逝得很快,当一家人再次相聚时已经到了姗姗要告别父母离乡上大学的时刻,那天,姗姗的母亲开心得不得了,那么多年来姗姗第一次见母亲笑得那么灿烂,是的,重点大学的录取通知书给了其母极大的安慰,登机前姗姗意味深长的看了看父亲再看了看母亲,然后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当飞机冲上云霄的那一刻姗姗明白,痛苦与煎熬都已随风远去,每个人都有选择幸福的权利,既然一开始就选择了沉默那么现在该真正的放手了,所以她永远的掩藏了秘密也放下了恨意。

  很多年后,姗姗结婚了,她的丈夫是个高官,对她很好只是很忙,无聊时她就会回家和父母唠嗑,说来也奇怪,那么多年过去了,她的母亲非但没提出离婚反而和其父把日子过得有声有色,渐渐的她觉得当年的沉默是对的,毕竟在岁月的流逝中父母早已习惯了相依为命,亲情更胜于爱情。在她有了孩子之后,繁琐而平淡的日子让她感觉生命是那样的索然无味,丈夫精神上的关心甚少,养育孩子的种种艰辛压得她喘不过气来,在她最无助时,大学死党俊的出现给她的生活增添了色彩,大学四年里俊和姗姗一直玩得很好,他自称是这个世界上最了解姗姗的人,当年的青涩暗恋让他错过了姗姗这个好女子,十年后的同学聚会他们再次相逢,十年的历练足以让一个青涩的男生成长为一位成熟的男人,俊变了,变得风度翩翩,儒雅间不失男子身上与生俱来的硬朗。同学聚会后姗姗与俊的联系多了起来,他们一起吃饭、逛街、看电影、游公园,彷佛又回到了大学里的黄金年华,最终,在俊深邃而温情的眼神里姗姗迷失了自我,犯了与其母当年同样的错误。

  很多个夜晚,当姗姗看着熟睡中的丈夫时,恨不得抽自己几巴掌,曾经的她是多么的怨恨母亲背叛了自己与父亲,她更觉得这个世界是如此肮脏与不堪,她的重点大学是在恨的力量下拼杀而得,可如今,自己竟也陷入了这不仁不义里,可是,丈夫给自己的关怀是那么的少,俊却给了自己想要的爱情,要不是那些年里的错过,她又怎会独守空闺那么久?她的寂寞蠢蠢欲动,她的情怀需要懂她的男人来细细品味,这一切,似乎丈夫给不了,所以,她沉沦了,此时,她忽的明白了母亲当年的心情,她忽的同情起母亲那时的轻声叹息,那其实是一个女人最无奈的悲哀,最无助的体现,姗姗以此原谅自己,可为了孩子她并不想就此了结自己的婚姻,虽然她知道自己自私到了极点。

  时光慢慢流逝,一切都在相安无事的发展着,某天夜里俊和姗姗在海边约会,俊单膝下跪求了婚,就在姗姗手足无措时电话忽然响起,那头母亲的语气焦急,原来是孩子突患急性肺炎,随时都会丧命,姗姗掉头就跑,任凭俊如何呼喊都未回头,飞奔到医院姗姗扑到丈夫怀里大哭起来,如果孩子有什么事她也不会再有活下去的勇气了,这些日子以来她都是和这个孩子相依为命,她知道丈夫正离自己越来越远,俊也会有离开自己的那天,只有这个孩子和她血肉相连,她不舍她不忍,她能抓住的只是这个孩子而已,她可以为了孩子不提出离婚,难道被压力所迫而选择了婚外情老天爷也要惩罚在孩子身上吗?

  想着想着姗姗昏了过去,等到醒来时她发现丈夫正温柔的看着自己,另一张病床上睡着可爱的儿子,她欲言又止,丈夫先开了口:“我退下来了,昨晚刚收到组织的通知,很早前我就在办这方面的手续了,只是手头上的工作太多,要一一交接,我想,这个官要再当下去会把老婆当跑了儿子当没了,所以,我退了。”刹那间,姗姗泪如泉涌,原来丈夫早就知道了一切。

  回想起与丈夫的相遇、相识、相知、相许的这一路,回想起养育儿子的种种艰辛,姗姗彻底明白了什么才是自己的生命之重,她和俊断了联系,从高位退下的丈夫每天傍晚都会陪着姗姗与儿子去散步,去弥补这些年来的亏欠,在一个夕阳洒满大海的日子里姗姗问起丈夫为何不向自己摊牌时,丈夫只是笑着说:“对于一个知道如何成全别人的人我为何不去成全她?”

  原来,这些年里姗姗一直都默默的支持着丈夫的仕途,就算再苦再累她也从未抱怨,育儿的艰辛与感情的空白让她在俊那里迷失了婚姻的方向,而当丈夫察觉时为了感念于妻子曾为自己所做的一切他给了姗姗选择幸福的机会,所以他默契的和姗姗当年一样选择了沉默并正视自己,最终,孩子的一场病让夫妻二人都明白了什么才最值得自己去珍惜,如果说苍天有眼,那么姗姗的结局是幸福的,因为她是那么的善良,为了父亲她选择沉默,体谅母亲她选择放手,她没有攻击母亲也没有伤害父亲,最终成全了一个家,而现在,她的丈夫也给了她一个真实意义上的家,虽然来得迟了些,但历经风雨后而得到的一切才更珍贵不是吗?

  水至清则无鱼,一段相守岁月的婚姻不可能纯净得没有一丝杂质,在爱情与婚姻里要学会成全与宽恕,因为爱情可贵就可贵在它的自由选择性。

  再者,君子有成人之美,我们的人生当中时常会面临很多无奈的选择,但如果能多站在他人的角度上为其着想,去成全别人的意志与幸福,那对于自己又何尝不是一种救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