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HOT

[乐嘉:我一刻也没有忘记自己的梦]

| g43

作者:乐嘉

  想不起来是看的哪部电影,一个古代的复仇者在血腥地成功杀死自己的仇人后,开始回忆自己的成长史。打小他就告诉自己,永远都不可以忘记父母的仇。他想起他娘惨死的时候拉着自己的小手,告诉他一定要记住仇人的面孔,长大了以后要为爹娘报仇。而在《倚天屠龙记》中,张无忌的母亲在张翠山尸体旁自尽前对他说的话也是:“记住今天这些所谓的名门正派,是他们逼死了你爹你娘,长大以后要报仇。”可惜张无忌很难对人产生出仇恨,比较善于以德报怨。不比《笑傲江湖》中的林平之,虽然爹娘没来得及交代就被灭门,但对复仇的渴望,对岳不群的仇恨,让他可以笑眯眯地娶了岳灵珊,回头私下里再一辈子冷暴力,这种弥漫到骨子里的仇恨和每时每刻每分每秒都不忘复仇的精神,是他作为一个太监般的男人唯一生存的动力。

  我父母虽然谈不上含辛茹苦,但的确是一路以来提心吊胆地将我这样无比顽皮的小子抚养大,如今双亲身体尚属健康,咱们小老百姓一直谨小慎微地过日子,没什么仇人。我以前读武侠小说大概太多,总是做梦都在想有哪个达官贵人在单位里欺负俺爸俺妈,然后他俩为了我忍气吞声被人压迫,后来这事被我知道了,于是我以泪洗面,每天在被窝里拼了死命咬自己胳膊上的肉,天天数牙印,发誓长大以后一定要报仇,报这血海深仇,让那些瞧不起俺们家欺负俺老爸老妈的人后悔。这种梦,我做了很多,有一阵子快做成神经病了,可惜咱家从来没啥血海深仇,我也没逮到机会杀人,真要我杀,我胆子很小,也不敢,但就是总有这样的影像浮现在我眼前。后来我研究了性格以后,才终于肯承认,其实都是我自己的性格造成的,和别人的关系并不大,根本就是我自己的问题,我痛恨别人,只不过是给自己内心的虚弱寻找借口而已。

  我想起很多年前,我朋友的老板对他说:“像他这样连大学都没读过的光头,能有什么文化,能有什么资格给我们公司讲课?”我安慰我的朋友说:“有一天你老板会求着你以十倍的价格请我回来的。”我每次写书写得眼皮无法睁开想偷懒时,就想起他老板对他说的那句话,三九寒冬里洗把冷水脸,继续写;我每次逃避,不想坚持写博客的时候,就骂我自己:“乐嘉,你个王八蛋,难道别人当初侮辱你的这些话,你全都忘记了吗?”然后,真的用右手狠狠地扇自己左脸一个耳光。然后我就打开电脑,继续前行。

  现在如果有人再说“你没读过大学所以你没文化”的时候,不用我出手,旁人自然会为他的无知而惋惜;在我周游于大牌商学院,教育那些达官和很有钱的富贾们如何在团队中知人善用、做个好领导后,现在我也不再发抖了,而遥想当年房东把我赶出去没地方睡觉在马路上游荡时,远远地瞧见城管的背影我都噤若寒蝉;在我开始频频给广大心理学的博士们和咨询师们示范如何直指人心后,那些质疑“一个没有心理学专业背景的人如何给我们讲课”的本科生的声音也黄鹤一去不复返了。

  必须承认,我是擅长将自我感受放大的,无论喜悦还是伤痛。通常,我把喜悦放大后稍纵即逝,很难有什么东西可以让我满足和持久快乐;但一点点伤痛,都会无限放大,这种过度敏感的放大,伤害我自己很深,让我周遭近距离的人也感觉极其辛苦。但正是如此,刺激我走到今天。这种“证明给我的敌人看他们是错的”是我性格中黄色特质的显现。但真正驱动我前行的巨大的动力不是来自喜悦,而是来自于为了证明给我的朋友看的悲痛。对于敌人,我只需要拿出结果便可说明问题;而对于朋友,因为投入了情感,当被朋友怀疑的时候,天性中最核心的红色性格会爆发巨大的委屈。因为对于朋友的误会,我只愿意无奈甚至深深地沉默,然后继续埋头,让事实最后来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