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HOT

【我把春天唱得高出鸟儿半拍】

| g43

作者:朱成玉

  我最爱的春天,来了。

  又有谁不爱春天呢?除非,那是个冬眠的,尚未解冻的人。

  你便是还没有解冻的人。你说,“不要来救我,我已经废弃了一生!”

  “不可以,哪怕所有的门都关紧,我也要给你留一条人间的窗缝,让你看到天堂。”

  悲伤总是一闪而过,可是它投下的影子,却很长很长。

  我知道,劝你领回阳光的金币,需要排很长的队,耗费我很多月光的银币。

  不过,为了一颗心的归来,舍弃几锭光阴,又算得了什么!

  我领你去看春天的事物。

  领你去看养蜂人,他带着一支支飞翔的针头,给贫瘠的山坡打着一剂剂营养针,让山坡开出更多更绚烂的花。然后,一支支飞翔的针头又变成一支支活着的吸管,把美的精华存储起来,让世界有了甜蜜的念想。只有他见识的花,才叫花朵,只有他耳边的风,才叫吹拂。

  领你去看一个美丽的寡妇,她的天虽然塌了一半,但依然果断地站在正午阳光下面,把悲伤拿到炭火上炙烤,直到烤焦,烤到可以吃掉。人们想听她的哭泣,她偏不,反而笑得花枝乱颤。一双儿女茁壮成长,命阴着脸打翻她,她笑着打翻命。

  领你去看郊外挖野菜的人,多么稠密的人群啊!他们说说笑笑,欢乐从大地上升腾。我惊诧于这些硬朗的生命,他们中的绝大多数,都如同田野里的蒿草,普遍而不值钱。可是,他们朝气蓬勃。

  领你去看春天的早晨的雾。一个孩子坐在母亲的自行车后座,好奇地伸出手去,试图抓到这些无形的雾,可是他并没有如愿。一切是不确定的。天空已经下降到地面,你已经不再是清晰的你。晨练的老人们,远远地走过来,看不清他们的脸,也看不清他们衣服的颜色,但看见他们手里拿着扇子,那定是刚扭完秧歌儿回来,衣服也一定都是鲜艳的。他们的声音是清晰的——“去桃南菜市场吧,那儿的鸡蛋要便宜一毛钱”“豆腐还冒着热气呢,回家就能吃”……这热气腾腾的何止是豆腐,还有生活。

  荣荣在《有关春天的歌》中写道:“其实我不是一个出色的诗人/我只把春天唱得高出众鸟半拍/但这就够了/瞧/我已惊动了那些冬眠的人……”

  但愿,我唤醒了你。

  我想趁现在,趁阳光正好,趁微风不聒噪,趁花儿还未开到荼蘼,趁我还年轻,还可以走很长很长的路,还能诉说很深很深的思念,趁世界还不那么拥挤,趁汽车还未开动,趁记忆还能将过往呈现,趁时光没有吞噬留恋,趁心存想念,趁还活着,为自己,疯狂一次,就一次。

  我不要做与你对望的那盏灯,我只做你的灯芯。燃烧是我的事儿,决定我燃烧或者熄灭,是你的事儿。

  相爱,是一种劳动。有益身心,强身健体。

  你看我,多么像你的候鸟,等待着,与你居住。

  “都醒了,我还睡着。一切都是新的,唯有我是陈旧的,真对不起,亲爱的。不过我会像古老的瓷器一样,陪伴你,从现在开始,我会把自己拾掇得干干净净,像新的一样,通过我光洁的身体,把每一天最初的一抹朝阳反射给你。”

  终于帮你领回阳光的金币。你看,多么值得!我舍弃的那几锭光阴,换回来的,是多少克拉幸福的闪电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