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HOT

春草微睁眼:

| g43

作者:谢泓

  一冬缺雪,数月无雨,本就水瘦山寒的季节,到处一片枯草荒凉景象。

  公园树木,在眼巴巴等待着;田野麦子,饥渴难耐;四季常青的满山松柏,也在忍受着极大的干渴痛苦,痛苦万般呻吟着挣扎着。

  人亦是无奈万般,有流感不断发生,就是佐证。闲时,我总是在遐想着:人类从海洋生物走出的那一天起,从未忘却海洋的温馨与亲情。终究海洋和水,那是生命早期成长、婴幼儿期的摇篮。在那遥远的记忆摇篮里,人类生命经历了从孕育到成熟,从海洋生物到陆地生命的整个储备与奋斗过程。整个储备奋斗过程,是多么的漫长与悠远的梦。有梦,才有了生命的完整过程,多么艰苦卓绝,多么的充满刺激与杀机,充满挑战与激烈竞争!

  想生命起源,无异于一枚精子在母体子宫里的艰难游泳。浩瀚海洋,何处是彼岸?最先到达目的地者,才是冠军!那儿是家园?空气阳光和水,永远是生命的家园。然家的概念,生命本身知道吗?回答自然是不知道。海洋,本是人类生命世界最古老的子宫!一座古老的子宫城堡,孕育了生命的整个继往开来过程。演绎了生命经卷里浩如烟海的浪漫传奇、现实温馨与冷酷故事。

  水,决定了整个生命的历程;一滴水,本是生命的希望之舟,他承载生命进行着银河迢迢抢渡般千年万载历程。

  一场雨,对于干旱的土地来说,无异于买下了一只绩优股。这只绩优股也就见风即长,遇上阳光就灿烂,到了秋天就丰收喜悦。那些喝足了雨水的干渴土地,也就如同生育力极旺盛的女人一般,生儿育女,健康茁壮,提供给人类源源不断、充足而丰富的蔬菜粮食链……

  明天,就是今年第一个节气—立春。晚上总算有了雨水的影子,虽然不大,一阵大,一阵小。天明,推窗眺望南山,本想长吟杜子美的《春夜喜雨》,却见贵如油般春雨,下得极吝啬,仅仅洒湿地皮而已。一下子闻到了浓郁的春天清香味道,嗅出春的一丝清新气息。

  早晨去户外散步锻炼身体,目光聚焦于园子枯黄野草丛。寻寻觅觅,竟然发现了生命的轨迹:一星绿意,羞涩非常,伺儿扶起娇无力般软弱,令人联想起刚出壳的鸡雏—摇摇晃晃前行着。又忽然联想起唐诗句子“草色遥看近却无”。其实真正的春草,从冒出地面那天起,只有设身处地于春草面前,才能触摸到一缕绿色的呼吸与体肤温暖。

  一丛野草,经过一夜风雨淋浴,竟然走进了另一个春天!“离离原上草,一岁一枯荣。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经过野火烧不尽的过程,野草仍然坚强活了下来,何况一冬干旱!嫩嫩的野草,似在热身试验着自身的适应性。似在滔滔不绝讲述着整个冬天的寒冷故事。

  春草微微睁开双眼,看着又一个崭新的世界,看着一个新年前的立春。春草,正在一步步前行,走进田野,爬上山岗,弥漫进人们的视线里。

  春雨点儿飘飘洒洒。春天急步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