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HOT

[蝉声]

| g43

作者:覃彪文

  夏日,临窗捧读,书香入鼻,蝉声盈耳,我喜欢选择这样一种优雅的读书方式。倦了,伏书而眠,那梦里也一定缀满了蝉的歌唱。身居闹市,难闻鸟语,而蝉声似乎多少弥补了这些遗憾。只不过城市天空下的蝉声显得寥落,远不及乡下的壮阔。

  我的老家在湘西大山的深处,那里,树木蓊郁,一到初夏,蝉——这名乡间歌手,便亮起了它那不倦的嗓子,一路的唱到清秋。在绿阴搭就的舞台上,蝉们或低吟,或浅唱,或引吭高歌,此起彼伏,成就了一曲雄浑、豪迈的大合唱。从天之涯到海之角,凡有树木的地方,就能听到蝉的歌唱。你可以想象得出,每一棵树乃至每一棵树的每一片叶子都灌注了蝉声。仅就恢宏的气势而言,在人类栖居的星球上,除了蛙声,还有什么声音堪与蝉声相媲美呢?

  然而,蝉声在人们的耳朵里通常是不大受欢迎的,它往往同"单调"、"重复"这类贬义词用在一起,人们欣赏的是莺啼燕语。更有甚者,有人还据"知了"这一蝉的俗称,竟将它演绎成不善思考、头脑简单的应声虫!在这里,我真替蝉声鸣不平了。大凡听过蝉声的人都知道,蝉绝非"知了,知了"这般简单、重复的鸣叫,它的声音婉转丝毫不逊色于画眉。蝉声的起音、转折、收束并非千篇一律,而是富有音乐高低起伏变化的旋律美。有一种体形较大的蝉,它的声音极具穿透力。在乡间夏天的夜晚,这种蝉声穿越山谷,穿透厚重如墙的夜幔,带着野花的芬芳,沾着泥土的气息,踏波而来,踏水而来,直抵你的耳鼓,直逼你的心灵深处,让你为之震撼。在我个人的审美理念中,蝉,永远是一名优秀的乡间歌手,一名让人产生无限敬意的歌手。

  对蝉声产生真正意义上的崇敬,那是在我拜读了法国昆虫学家法布尔的《昆虫记》以后。在这部闪烁着科学精神和艺术光芒的巨著里,法布尔以诗意的文笔向人类展示了昆虫世界的奥秘。从法布尔那里,我了解到蝉是一种可爱、可怜又可敬的生命。蝉的一生运乖命蹇,多灾多难。当它还是作为蝉卵的时候,刚刚被母亲排出体外,它就遭到天敌蚋的蚕食,它的众多兄弟姐妹便这样夭折了。大难余生的蝉卵孵化为幼虫,也是在经历了诸多死亡的危险后,才得以在地下找到藏身之所。在地洞里,蝉的幼虫要度过四年漫长的暗无天日的岁月,并且每天掘土不止,历经磨难,终于才钻出地面,重见光明。而上苍却对它格外刻薄,只让它在光明的世界里停留仅仅一个月的时间。"四年黑暗中的苦工,一个月阳光下的享乐,这就是蝉的生活。"蝉并不因为命运的不公平而自怜自叹,它深深懂得光明来之不易。因此,它就愈加珍惜光明世界的每—个时辰,用歌声礼赞光明,用歌声庆祝战胜黑暗的欢乐,直到生命的最后一息。在歌声中死去,这是蝉选择死亡的方式,也是所有生命选择死亡最优美的方式。

  蝉声是万籁中最美丽、最深刻的,愿我生命的每个日子都充满蝉的歌唱。

  (作者简介:覃彪文,1987年湖南师大中文系毕业,现任教于湘西自治州第二民族中学。有诗歌、散文、杂文、论文等散见于多家报刊,现为中国散文学会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