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HOT

负暄的花|

| g43

作者:杨瑛

  原载《散文》2009年第3期

  负暄

  “负暄”是晒太阳的意思,是网络上一个普通的论坛。

  论坛里的人都喜欢植物,热爱生活,有善良温暖的心。修竹是野生植物爱好者。他拍下的花草是大自然里生长的,枝叶间充满了阳光的味道;斟寻是种花种草的专家,她主持的“花艺时间”,随时回答着网友们养花过程中出现的问题,使“负暄”四季都有花朵绽放;念梓种下的花草收集在“《草木传》新版”里,散淡朴素的文字为植物赋予了故事和灵性。读到他的《沉香树》时,觉得最接近他的文字,不喧嚣不浮华,沉积于灵魂深处的香慢慢四溢,花草在他笔下是沉静的;萱涅是爱花爱草的彼得潘,有着童话里的梦想:“如果可以的话,永远都不要长大”;阳光,就像他的名字,是一种默默的温暖;在那里,我叫童话。

  “负暄”的版主是菡萏,自称“花婆婆”。不仅在网络上,生活中她也有一个小小的花园。从她的文字中,能探知她身患重症,她乐观地把输液称为“泡水吧”:这几天都在泡水吧,看着水滴一点点调整着它的流量。超过一点,呼吸、心跳都会改变。只是一点点,一个微量却决定呼吸、命运。生命很轻?在生命的轻重之间,她努力呵护着园中的花草,从未见过比她更执著种花的人,是否“不为无益之事,安能悦有涯之生”?一本《花镜》翻过几遍,却说参不透。其实她是比常人多几分清醒和了悟的。

  走进负暄,就像走进一片森林,图片清新明朗,可以闻到树木和花草的清香。森林的深处,是一片花田,开满了浅蓝、淡紫、嫩粉、金色的花朵。透明的阳光柔和地照进来,绿绒绒的草地上,贴着一些安静清澈的文字和给大人看的童话。

阳光暖暖,时光缓缓,负暄一直是一个童话般明亮的乐园。

  蓝莲花,生命里的阳光

  论坛里的人在网络上不期而遇,许多贴子上的植物都是第一次看到,有初见的惊喜。菡萏说,出门见到的第一棵树、第一棵小草都是你缘定的朋友。请弯下腰与她做朋友。

  其实,无论与菡萏,还是论坛的其他人,我们从未探及彼此的故事。在网络上,我们也没说过几句话,分享的只是一本书,一个好曲子,一种声音,一些随手写下的简单词句。彼此不相扰,彼此珍惜相逢的温暖,习惯了阳光每天升起,习惯了植物的清新、童话的清澈,直至变成时光的一部分,变成生命的一部分。所以在以后发生的事情中,知道了生命的无常。

  那年冬天,菡萏做好了去瑞士的准备,她想要个孩子,只有瑞士的一家医院可以帮助她,但不能做完全的保证。可她们夫妻依然做通了双方父母的工作。在要起程去异国的时候,菡萏病倒了,重新躺回医院里。

  菡萏更加脆质,她已习惯生命中的风云变。却没料到,论坛里,一向健康的阳光突然患了癌症。

  确诊的下午,是个晴好的冬日。忙忙碌碌的生活被迫停下来,阳光一个人驾车到郊外,车停在空旷的路边,人望着遥远的天空,像个无助的孩子。天边云霞,灿然成锦,变幻出各种色彩,充满生命的迷惑。

  回家的路很漫长,他的车速很慢,家在慢慢靠近,家里有幼小的儿子、年轻的妻子和老年的母亲。走上最熟悉的那条路,交通指示灯红绿交替,车辆和人流迎面交错,不同的方向,不同的承载,所有的路,都只有走下去才知道。

  原本很少写字的菡萏,在“负暄”开了一个新贴“等待春暖花开”祝福阳光,她的文字充满了力量:虽然说春天迟了,或是今年没有春天,但万木依然按自己的节律生长着。不可以放弃,不能放弃。自我放弃,衰败紧跟其后。

  菡萏从病床上坚持每天写一段话给阳光,她说,世间永恒的只有“爱”,有“爱”便能无怨无悔。一直念着如果能回到从前,一定好好地走来。现实没有“如果”,只有当下。当下只想好好的,好好爱每一个人。只要还有明天,我多想看到你那依旧灿烂的笑容!

  阳光不再沉默,他说,因为日子难捱,所以更容易回想那些曾经的快乐。他说:在最难最难的时候,在被化疗折磨得都想放弃的时候,他在想,所有的苦都由他来担吧,只要他的亲人和朋友从此不再受苦。他说,两个完全陌生的人这样彼此信任,还有什么理由怀疑上天的恩赐。

  他们相遇在生机盎然的“负暄”,他们希望生命能继续,因为尘世里太多挂牵。那个寒冬,两个弱弱的生命,隔着网络萍水相逢却彼此相依。

  我在菡萏祝福阳光的贴子里贴上了蓝莲花,一朵被阳光照耀的蓝莲花。温暖的阳光中,蓝莲花负暄绽放。它是小小的浅浅的蓝色的花,安静无尘,是古埃及人长寿及生命的象征。

  报春花,春天的钥匙

  一天一天的日子,日出月落,那么短又那么长。他们一次次陷进谷底,一次次苦熬上来。从一次次昏迷中苏醒,在一次次苏醒中旺盛,人承受苦难和疼痛的潜力是巨大的,因为有责任和信念支撑。

  一年一年的冬天,我常临窗独立,看着天边灿灿燃烧的晚霞,心似惊涛骇浪,真想学阮籍对着云天山风尽情一啸,却只能化作无声的叹息。人生就是这样时而惊雷,时而彩霞吧。渐渐暗下来的夜空里闪烁出天上的银河,星光如乐叮当,时光如水轰响,令我敬畏,令我沉默。

  在时间的河流上,驶过来的是英国皇家船舶博物馆里收藏的一条船,这条船自从下水后,138次遭遇冰山,116次触礁、27次被风暴折断桅杆,13次起火,但它却一直都没有沉没。这一组数字,多么像生命中充满的无穷的变数。时光顺流而下,生活逆水行舟,希望是隐约的光芒,唯有爱可以创造奇迹。

  我渐渐体会了“时间”这两个字的重量。时间,时间,生命般的时间!人在世间走一回最多不会超过三万个夜,用这个量级来想,唯有珍惜。我开始看《少年小树之歌》,菡萏推荐给阳光看的书:印第安男孩小树在山间奔驰的时光里,学会了与大自然最纯朴的相处,拥有了看待生命的平常心。我读懂了菡萏和阳光对生命的努力和坦然,他们希望生命的小树向着阳光生长,二年,三年,四年,更久……

  “负暄”越来越安静了。打开以前的贴子,曾经的花草依旧在网页间绽放,那里有关于报春花的传说:在很久以前的德国乡下,有位善良的少女为久病不愈的母亲到原野采报春花,回来的路上遇到了花精灵。精灵对她说:“沿着开满报春花的路一直走,会有一个城堡。用报春花插进门的钥匙孔,城门就可以打开。”女孩打开城堡,精灵将神奇的宝物送给了她。女孩把宝物拿给母亲,母亲的脸颊渐渐红润,病也好了。所以德国人便将此花称为“春天的钥匙”。

  第一次看到报春花,是在修竹的贴上,粉紫色的花,简单的花瓣,却是从未遇到的灿烂。念梓也跟着凑热闹,贴了一篇报春花的文:“今天天气一反常态的好,没有雾,阳光也早早地穿过云层放射出来,充盈在天地间。家里阳台上那盆粉紫的报春花就在这阳光里开得正好,让人不自觉地就得着些向上的鼓舞与喜悦。”

  

  紫薇,微笑着开放

  汶川地震后,菡萏在病床上发出了2008年的第一个贴子“负暄在四川的姐妹兄弟人人平安”。久在病塌上的阳光,被种种折磨得苦,三年多了,他发来了最积极的短信,他曾是位军人,他说,第一个挺进汶川的部队,是我们的部队,我今天证实了,感到自豪。

  因为健康原因不得不停下的时候,还可以在治疗中慢慢平静和面对。可是,天灾是更强悍不可违。没有预兆,没有通知,没有一个缓冲的时间,来不及有一个逢凶化吉的期待,生命的指针在时间的轮盘里摇晃,只几分钟就失去了原来的家园,失去了数万人的生命。那些浓烈的痛,需要多少光阴才能稀释?

  那三天,报纸是黑的,网络是黑的。我在电视上看到,一个刚失去母亲的顽皮小子,认真地养着一只刚出生的小猫,许多人要他放弃,他说:它也是一条生命。一条命啊!却有人不珍惜。一位朋友的博客,停在过去的一个时间里,那里留着她干净的文字,2007年一个湛蓝的日子,她自杀了。如果能坚持到2008年的5月,她一定会再试试活下去。

  萱涅在青川县。七月初,她拍下了废墟上的紫薇花发在“负暄”。

  紫薇花,开在地震帐蓬的附近;开在断裂的墙、残破的瓦旁边;开在地震后、余震中。在阳光下,绿叶青枝间华美明丽、色艳穗繁。草木是有灵性的,在一如平常的夏日,在到处响着离歌的川北,紫薇努力地开出灿然,开出生机勃勃,温柔而繁盛。

  以后的日子,萱涅拍下了我们先前忽略的蔬菜谷物。

  茄子在田间发出紫色的光泽,又由年轻的母亲伴着从乡下捎来的自制的豆瓣酱炒了家常茄子,再格外珍惜地,看着震前挑食的孩子欢天喜地地吃下去。还有玉米。因为地震,堰渠垮了,放不上水,栽不了秧子,坝子里昔日种水稻的田里全都改种了玉米。那些种在田里的玉米叶子绿绿的,杆儿挺挺的,玉米苞壮壮的。

  萱涅,一个不愿意长大的童话孩子,经历了地震后,在一切都要重新开始的生活中,在艰难前行的生命里,依然爱着这些花草谷蔬。每一个细小的生命,都是彼此的支撑。

  “为了看看阳光,我们来到世上。”负暄的花朵,虔诚地开出对生命的尊重和对健康平安的渴望。聆听这祈祷的声音,在不荒的家园,在纯洁的心底,等到阳光照临。